沂源县税务局“第一书记”李军:三年扶贫“三级跳”

发布日期:2020-07-13 来源:淄博市税务局 浏览量: 字号:[] [] [] 【打印本页】 【正文下载】

“车场村通车啦,车场村真的通车啦!”

消息就像长了翅膀,在村内传开了。霎时间,全村500多户人家不约而同奔向村口,他们要亲眼见证一下村上几代人想要看到的场景:通车。“祖祖辈辈想要通车的梦想实现了,忒好哩,忒好哩,而这多亏了县税务局派来的李书记……”柳如英大娘一边拉着我们的手,一边动情地说。

“要想富,快修路。”

 

车场村,位于鲁中高地的沂源县南鲁山镇,村庄四周全是山峦,“进出一条道,深山无远亲。”由于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,村民出行极不方便,外村女不愿来,本村女难愁嫁。2018年3月,县税务局派来的第一书记李军看到这一情景后,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。而此时正赶上“三九”(三岔至九会)道路建设,他便骑摩托车走崎岖不平的盘山路进村,加上夏季雨水本来就多,山路难走,雨水冲刷后更加陡峭险峻,泥泞不堪。他骑车骑到不能骑的地方,再推着摩托车走30分钟的蜿蜒曲折、羊肠小道才能到达帮扶村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走遍了车场村的每家每户。“要想富,快修路。”村民的意愿,就是工作导向。在村两委会上,他态度坚定。“可是,谁不想修路哩,这可是我们几代人的追求。”村两委班子成员王新成愁眉苦脸的说,修路,修路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,就知道说,修路需要钱,钱从哪里来?

王新成的发愁不无道理。车场村全村526户1356口人,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就有222户。这还不说,村内无任何集体收入,是典型的省内深度贫困村。“修路”的消息在村内传开后,很多村民既喜更忧。“看来,这个第一书记也只能唱唱高调,摆摆架势了……”很多村民这样认为。

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组织上把我安排到这里,我就应该挑起大梁、担起责,绝不给组织抹黑,绝不给税务丢脸。”李军说干就干,白天和大家一起平整路面、拓宽路基,晚上则组织召开村两委会、党员大会以及群众代表大会,面对面谈问题、讲思路。“人心齐,泰山移。在多次思想鼓励下,村民的意识渐渐聚拢到一起。”在家务农的村民纷纷表示义务工修路,在外工作的人员,听说村上要修路,纷纷回村捐款捐物,南鲁山镇党委政府专门派出帮扶工作队。“我把这件事情和县局党委汇报后,得到全力支持,县局还立即和市局党委做了汇报。县局出资赞助一块,市税务局为村里送来300吨水泥、2000方沙子和石子帮助一块,修路的事,如期完成,实现了村民多年的愿望。”谈及修路,李军高兴万分。

“你还别说,这个李书记像党的干部,还真能干点事!”后来,村民都这样评论李军。其实,这正是李军扶贫迈出的第一级跳跃。

“要脱贫,快建社。”

车场村土地面积大,人均1亩地,但贫瘠。李军呆在村里久了,就东家走走,西家访访。他从老农那里得知,因地制宜发展种植业是脱贫致富的关键。“村民有种植苹果、黄芩、丹参和桔梗的传统,如果采取联社的办法,就一定能够提高市场抗风险能力和价格竞争优势。”李军把这一想法在村民大会上一亮,却遭到村民诸成发的反对。

诸成发原是车场村的“万元户”,和80多岁的老伴种着3亩多地的苹果园,收入中等,衣食无忧,其乐融融。但有个苹果商贩收了他家的苹果,却一直拖欠着他三万块钱就是不还,无论怎么跟商贩要钱,总是说手头紧过两天再给,这一拖就是好几年,一直没兑现。就为这,诸成发断了资金投入,果树无肥、无水,产量下降、果质变锈,大部分苹果无处推销,被烂在了地里,加之追债,心情失落,又得了类风湿关节炎,成了贫困户。李军了解情况后,马上咨询法院能不能通过法律手段把钱要回来,并带着他去相关部门积极维权。一来二去,在多方的积极努力之下,最终通过县法院要回了三万块钱。拿着要回来钱,诸大爷非常激动,非要请李军到家里坐坐,还要送给李军操心费,均被婉言谢绝了。

“就为这事,我从中感觉到发展农业合作社是对的,果农能旱涝保收。”诸成发带头加入农业合作社的实际行动,影响和壮大了车场村农业合作社的发展。

疫情发生后,陈丙红对我们说“疫情防控,药材价格上涨,晒干的黄芩每斤卖到7块钱左右,加上盘了人家亩数,今年种上了2亩,有合作社兜底销售,脱贫攻坚保证如期完成。”树立脱贫信心的还有陈丙力,“随着复工复产,草莓市场迎来春天,价格看涨,目前超市价格每斤都在20块钱左右,收入很客观。”陈大哥手捧草莓喜上眉梢。单身汉柳如顺在村上老少爷们的眼里就是个“懒汉”,“镇民政所给柳大哥打了一笔钱,可柳大哥的银行卡没有维护打不上,告诉柳大哥,他就是不去办。”李军告诉我们,后来了解才知道, “像柳大哥这样的人,懒惰的行为,拖拽着思想和灵魂的后腿,必须帮助并纠正这种行为!”李军骑上摩托驮着柳大哥到镇民政所,手把手教他如何做这样的事情,“从此之后,柳如顺彻底改变了懒惰的行为,也影响了一大批贫困户靠救济吃低保的思想转变。这都多亏了税务派来的第一书记李军。”南鲁山镇流水责任区主任王志辉对我们说,疫情发生后,大年初二,李军就住在村里,防输入、防传染、防扩散,带头值守,对从湖南、河南打工回来的6人,安排人员轮流24小时值班,对村里的生活垃圾坚决做到不消毒不出村。特别是面对农副产品挤压,李军发挥合作社优势,帮助联系县成和商厦、亿客家超市进行帮忙销售,“复工复产开始后,他又迅速从防疫岗哨走向扶贫大棚,李书记好样的,草莓旺红有税务部门的一份功劳。”

“为了农业合作社的健康发展,李书记发挥税务才能,治章程、定制度,有力确保了传统产业的抱团经营。不仅为贫困户指明了一条脱贫致富的路子,每年还能为村里增加2万块钱的集体收入。”村两委班子成员王新成表示,这正是李军在村里实现的第二次跳跃。

“要致富,快办厂。”

车场村人自古就是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没有工厂,就连门市经营店也是近几年才兴起的“新生事物”。李军要在村里建桔梗加工厂的事就像一颗炸弹在村里“炸开了锅。”

“脱贫就行了,致富奔小康想都别想……”很多村民这样认为。

李军在村民大会上算了这样一笔帐,柳洪亮和陈玉法两家情况差不多,收入基本都在5000元左右,到了农闲或者冬季时节,基本就没有什么劳作,也就没有进账收入了,但如果其中一家,参加桔梗加工,每月就会增加700元左右收入,这样两家就有了差距,算算账,办厂好不好?

“这个法子不赖。”很多村民看到了希望。

“说干就干,我和镇上多次联系,在村里建起两处桔梗扶贫车间,安置贫困户80多户,解决了近900口人的就业问题。经联系协调,县供销社依托产业扶贫项目,连续几年到村发放扶贫款,有力促进了资金支持。”在村西桔梗加工厂,李军和我们聊起了扶贫车间个人收入,“柳大娘很能干,平均每天能刮50多斤桔梗,一个月收入700多块钱。”这在以前,他们其中多是贫困户,年龄大了,走不出大山,年收入较低。“减税降费红利释放,小桔梗迎来发展新机遇,自产自销免税,加工出口还可以享受出口退税,致富奔小康就在眼前。”

“从桔梗种植到去皮、劈丝,再到包装、出口,环环相连,每个环节村民都能赚到钱。俺在家门口就能赚钱,还减轻了儿女们的负担,挺知足的。”柳大娘摘掉贫困户的“帽子”,心理乐呵呵地。

其实,脱贫奔小康的不止柳大娘一家,截止目前,全村222户贫困户已全部摘掉贫困户帽子,省级深度贫困村也已经出列。自此,李军实现了扶贫三级跳跃。

李军,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,基层一线税务干部,三年担任第一书记,实现“修路、建社、办厂”三级跳跃,真情扶贫,赢得村民一致好评,被沂源县委县政府评为扶贫工作先进个人,省市县多家新闻媒体先后予以宣传报道。

攻坚扶贫是一项长期工作, 本栏目部分资料为国地税合并前的历史资料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